大图城市雕塑-028-87088711超大型水晶琉璃透明雕塑厂

搜索
热搜: 雕塑 水晶 资料
注册

A

A

快捷导航
查看: 1160|回复: 0

从沁入手鉴别古玉真伪 高古玉 玉沁

[复制链接] [view_urlpush]

1556

主题

1761

帖子

1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5525
QQ
发表于 2015-6-26 01: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沁入手鉴别古玉真伪
近代鉴赏家、收藏家,无不把沁色当作古玉鉴别的标志之_。清人尚古爱沁的思潮,促使作伪古者在伪沁上投入不少精力,见于著录的伪沁法已有十余种,尚不为人知者,亦不会少于已知者。所以,从陈性《玉纪》起始的鉴考古玉的专著,都拿出不少的篇幅来谈玉沁和伪沁,甚至考据性、资料汇编性著述,亦均离不开沁色。尽管少数明代人士并不像清人那样重视沁色,甚至认为“土锈尸侵,似难伪造”,但这是受到当时的时代环境局限所致,并不能作为今天的结论。可以这样说:清代古玉鉴考家大多从玉色、沁色人手,进入辨伪的第一步,由此逐步深化,经过分析判断,作出最后结论。这对今天古玉辨伪颇有参考价值。下面我们简单了解—下古人对沁色的认识,先重复一下明人笔下的古玉沁色。
西汉
西汉 染有同色的铜框镶玉盖杯
  明初人对古玉沁的认识还比较简单,曹昭《格古要论·古玉》有以下名目:
  血玉:又谓之尸古,如在白玉上有红如血者,这种血沁“最佳”,是收藏家最为喜欢的一种沁色。
  土古:在菜玉上像一层黄土般的附着物,亦即弘历常说的“土花”、“土华”。
  黑漆古:青玉上的一种沁,全身油黑如漆,光泽明亮。
  渠古:青玉上的一种沁,可能是水锈沁。
  甄古:青玉上形成的一种沁色,表面类似瓦器貌,明收藏家认为“低价”。
  高濂《遵生八笺·燕闲清赏》提出的沁色基本上与曹昭《格古要论·玉器》相同或相似,如:
  土锈:类似泥土色的呈锈状的表层沁色。
  尸古:包括上述土锈、尸侵、血侵、黑锈,统称为尸古。
  土古:玉物上蔽黄土,笼罩浮翳,坚不可破,谓之土古,与《格古要论》同。
  铜色:墓中玉器与铜器相杂而呈现青绿色。
  尸侵:即尸古,也就是血玉。
  血侵:色红如血,即血玉,与《格古要论》同。
  黑锈:黑锈如漆,与《格古要论》同。
  总的来说,明人对古玉沁色描述主要有红、黑、绿、灰及黄色,比较简单。
宋“渠古”白玉镂空鹤鹿同春图
宋“渠古”白玉镂空鹤鹿同春图
  到了清代中晚期,陈性在《玉纪》中提出了沁有“十三彩”及巧沁之说,还提出了香玉之说。
  其“十三彩”之说在其后的鉴赏著录中有所承袭,并发扬光大。尤其到了民国时期,刘大同在《古玉辨》中对沁色作了大量补充,几乎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让我们来认识二下:
  黄土沁:色如甘栗,名日坩黄。
  水银沁:色黑,名日纯漆黑。
  血沁:色赤,名日枣皮红,深者名日酱紫斑,此与《玉纪》同。唯具体解释亦略有发挥,如“色赤,有浓淡之别,如南枣、北枣。”又如“枣皮红乃尸沁,非洁物也”。
  松香沁:色如蜜蜡,名日老坩黄。
  靛青沁:色如天青,名日坩青,色如蓝宝石者名日老王甘青。
  石灰沁:轻者色红,艳如碧桃,名日孩儿面,复原时直同碧霞玺。
  铜沁:色如翠石,名日鹦哥绿,复原时比翠石更娇润。
  上述七种沁色显系承袭陈性的说法,没有什么不同,在分类上略有增补,在文字上稍作润饰而已。
  此外,刘大同还提出了杂色沁,包括以下沁色。
  红:鹤顶红、人参朵、朱砂片、燕支斑(按:胭脂)、鸡血红等五种。
  绿:松花绿、苹果绿、蕉芽绿、瓜皮绿、鹦鹉绿等五种。
  黑:乌云片、淡墨光、黑漆古、金貂须、美人髻等五种。
  紫:茄皮紫、玫瑰紫、羊肝紫、紫檀紫、紫灵芝等五种。
  青:铁莲青、竹叶青、虾子青、熊胆青等四种。
  黄:蜜蜡黄、米色黄、鸡蛋黄、秋葵黄、栗色黄、老酒黄、黄花黄、黄杨黄等八种。
  白:鸡骨白、象牙白、鱼骨白、糙米白、鱼肚白、梨花白、雪花白等七种。
  以上七色共三十九种。
  另有梨皮、橘皮、象皮、骆驼皮、黑蚓迹、鱼子斑、鱼脑冻、蚂蚁脚、鹅眉黛、牛毛纹、鹧鸪斑、蛤蟆皮、荔枝核、冬瓜瓤、烂豆豉、石榴子、碎瓷纹、槟榔纹、洒珠点、古铜色、细罗纹、银灰色、瓦灰色、冰糖块、雨过天晴、梅花数点、长虹贯日、太白经天、金星绕月、玉带缠腰、红日东升、秋葵西向、孤雁宿滩、苍龙浴海、桃花流水、银湾浮萍等三十六种。
  上述沁色中有多少是墓中形成的天然沁色,又有多少是人工伪沁,不得而知。
  刘大同说沁与陈性不同之处在于他很喜爱多色沁与巧沁,他主张:“凡玉出土,沁以五色者为最上,三色、四色者次之,二色、一色者又次之。”“故古玉之沁,首重五彩耳。”“谚语云‘玉得五色沁,胜得十万金’,极言其可贵也。”刘大同进而还以成语或吉语以褒一至五种沁色,如:一色沁玉名日“纯一不杂”,二色沁玉名日“天玄地黄”,色沁玉称为“三元及第”或“桃园结义”,四色沁玉称为“福禄寿喜”,五色沁玉称为“五福呈祥”,通称之为“清五彩”。受群色沁者至多十五六色不等,名日“群仙上寿”或“万福攸同”,通称之为“混五彩”。沁色名目也大为增加,共分为红、黑、紫、青、绿、黄、白等七色,计七十五种名目。刘大同在论沁色之价值时说:“无论何色,以透为贵,次则巧沁,虽薄如玉、皮轻如蝉翼,亦有逸趣。”他道出文人喜爱沁色的审美要求不过是为了从中得到逸趣而已。
  他爱巧沁,曾收藏过巧沁大件九品、小件二十五品,共三十四品之多。
  刘大同的清五彩、混五彩及巧沁的说法,与近四十年来出土玉器稍加核对,便可知其究竟有几分可靠。
  清人赏玉沁之多、说玉沁之细,令人叹为观止。十分可惜的是,我们从未见过刘大同所说的那样多的古沁,所以不可能检验其可靠性如何,姑且知之,以作参考。
  我们了解上述沁色,目的为了揭露伪沁方法。下面我们来归纳—下古书中烧染伪沁的工艺方法。
  关于伪沁工艺,清人徐寿基《玉谱类编》卷四中提出有硬工与软工。所谓硬工乃指凡是用火烤、烟熏作伪沁者,亦称“煨工”;软工则泛指不用火煨烤,而用琥珀液或梅水煮浸着色者。我们将古籍中伪沁工艺方法加以归纳,大致有血玉、老提油、新提油、血竭染红、琥珀烫、伪铁锈沁、猫狗羊染玉、伪鸡骨白、伪水坑古、人工牛毛纹沁、伪生坑古、油炸侩等十二种土方秘法,现分别介绍如下:
  “血玉”一词出自晋代郭璞注《山海经·南山经》:
  仑者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蕃。有木焉,其状如谷而赤理,其汗如漆,其味如饴,食者不饥,可以释劳,其名日白蕃,可以血玉。
  注:血,谓可用染玉作光彩。
 由《山海经》记载可知,至迟于东晋(317-420)已有血玉之法,即用白茗染玉,使其成为红色玉。白茗是何种植物,《玉篇》释云:“草名,其实似瓜,食之治疟。”又《集韵》:“音臼,亦草名也。”那么为何染玉?如何染玉?原注未记明,嗣后亦无文献记载可征。
  过去,我们对曹丕引《玉书》中“美玉……赤拟鸡冠”的说法长期持否定态度,其根据是和田的确不产赤色玉料。现在若以“血玉”来重新诠释,则可得出另一种结论,即《玉书》所记“赤拟鸡冠”的赤玉应是血玉,而不是天然的红玉。所以,染玉或者说仅以染红色玉之举而论,确已由来甚久。当然,古人染红玉并不是为了作伪古玉,更不是为了获得不义之财,或许只是为了符合以赤璋祀南方的祭祀礼仪的需要而想出了染红玉之法。开始只是用于祭祀,嗣后成了欣赏对象,终于衍为玉符。
  关于血玉,李凤公在《玉纪正误·辨伪》中指出:凡染玉人肤理者,须用赤色树脂一类染料,如根据《山海经·南山经》
  白茗可以血玉之记载,提出白茗汁可染作老提油,而虹光草属茜草类,为植物染料,只能染丝帛,不能人玉肤理。从科学道理上否定了宋人虹光草染玉之说,提出白茗染玉的新说。是否如此,未见试验结果,尚不得知。
  新提油
  晚清至民国古玉鉴赏专著中提得比较多的一种伪沁名称,其内涵也颇有出入。
  新提油伪红沁:陈性《玉纪》提出,玉工每以极坏之夹石玉人于红木屑中煨之,其石性处即红。
  新提油伪黑沁:也是陈性《玉纪》提出的以夹石玉置人乌木屑中煨之,其石性处即黑。
  这两种以木屑熏烤而成的新提油出于苏州,之后便推广至各地,可说遍处皆是。对上述新提油伪沁,李凤公《玉纪正误》以“木人火成炭,色素即灭,色素消灭,何能染玉”为由,予以否定。但刘大同云:“今玉工伪造多用此法o"笔者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曾在扬州玉器厂见过煨火熏玉的火槽,厂领导也说他们确用木屑熏作伪色,可知李凤公的否定是不符合实际的。
  油炸鬼新提油:与陈性《玉纪》新提油的工艺完全不同。吕美璨云:“系先用色染,再放于滚油锅内炸透,然其色外浮,纵有血丝亦系浮于表面,甚有红白相间即玉贾所谓‘猪油炖酱者’。细察,中发空色,不似真旧光由内吐,俗称‘油炸鬼’即此。”
  老提油
  陈性《玉纪》首次提出宋已有红色伪沁,识家呼为“老提油”。此后,吕美璨《玉纪补》提出“宋旧”、“老提油”等伪红沁名目,均与陈性《玉纪》老提油相似而稍有出入,现将各家见解概述如下:
  宋鸡血沁:陈性《玉纪》首次提出宋已有伪沁,如:“有宋宣政间,玉贾赝造,将新玉琢成器皿,以虹光草汁罨之,其色深透,红似鸡血。”其材料工艺如下:“虹光草出甘肃大山中,其汁能染玉,用草汁人硇砂少许,罨于玉之纹理间,用新鲜竹枝燃火逼之,则深入玉之肤理,红光自面透背。”据《格古要论》:虹光草出西宁大山中,似茜草。这种宋末鸡血沁伪玉至清中叶已颇少,识家呼为“老提油”,至民国刘大同称其为“宋仿苏烧,今已不多,因被外人购去故也。”
  宋旧:吕美琮《玉纪补·释伪》提出,即为红色沁,多系用虹光草染过,复用火逼透。出土后亦有水银片子,光亮含在玉内,然其色皆系成片成块,不能散开。此段与陈性《玉纪》略同,在工艺上从简,但在呈色上描述又稍详。陈性以宣政虹光草染鸡血沁亦称为“老提油”,然吕美璩将“宋旧”与“老提油”加以区别。
  老提油:亦见于吕美璨《玉纪补·释伪》:“雕刻固好,颜色亦鲜明夺目,惟色皆成片,无牛毛、蚌壳等纹。”此假色沁现象与“宋旧”极近,近世玩玉者多半以此误认为汉玉,盖其色比“旧玉反觉光润可爱也”。即知宋旧与老提油的区别在于伪色,老提油比宋旧色彩上“光润可爱”,两者分界以“光润”为准:凡光润者,定为老提油;凡偏于干燥者,可定为宋旧。然而鉴于两者分寸难以把握,姑从陈性“宋旧,’即“老提油”的说法,以俟今后辨伪实践检验。
  血竭染玉
  以中药材血竭染玉呈红色。
  血竭提油:首见于徐寿基《玉谱类编》,其卷之四专辟“玩古”一节,在其“辨玉之伪”中提到血竭提油、琥珀烫、锈工等几种伪沁。血竭提油则血竭为之,未见于《玉纪》,但这并不意味出现得较晚,究竟何时出现,今后还可从实物中找寻。
  麒麟竭新提油:李凤公记:“近日京、沪、粤之新提油,用麒麟竭液lll涂于玉上,火煨之即红,色之深浅,视煨之迟速、火之强弱以为定。黑色由红变,涂以油蜡烈火煨之即黑。”这是《玉纪正误》所载之京、沪、粤以麒麟竭染玉成红色伪沁的“新提油”。
  至此,新提油有三:一、陈性提出的红、乌二木煨烤成色者,简称“煨烤新提油”;二、吕美璨提出的先染后油炸而成者,即“油炸鬼新提油”;三、即李凤公所云“麒麟竭新提油”。可知晚清至民国时期,玉器收藏家对新提油的理解不同,在制造工艺上亦各执己见、殊途同归、名称一致。我们在研读时要注意其涵盖。
  琥珀烫
  首见于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并未见记其材料与工艺,下面略作分析:
  纪昀所记琥珀烫:顾名思义可释为以琥珀作原料。琥珀是我国人民喜爱已久的异宝。《正字通》释:如血色,拭热能吸芥,色黄明莹名蜡珀;色似松香红而且黄,名明珀;无红色如浅黄多皱纹,名水珀;如石色重黄者,名石珀;文一路赤、一路黄者,名花珀;淡者名金珀;黑者名黧珀。陶弘景日:松脂千年,化为茯苓,又千年为琥珀。玉匠究竟用何种珀作原料制伪沁,有待今后研究。据赵松龄、陈康德编著之《宝石鉴赏指南》解释,琥珀是地质上的植物分泌物——树脂经过石化作用的产物,被称为“树脂化石”或“松脂化石”。它由碳、氢、氧等组成( C10H160),碳79%、氢10.5%、氧10.5%。有的琥珀还含少量硫化氢,一般为非晶质体。颜色呈黄、蜡黄、淡黄、褐、红褐、淡红、橙色等,也有呈罕见的蓝、浅绿、淡紫色者,具有非常美丽的典型树脂光泽,有的具珍珠光泽,透明至半透明,折射率1.539-1.545,硬度2-2.5,密度1.1-1.16克/厘米。质轻,摩擦生电,在酒精中能溶解,但也未记可供染玉之用。烫:即用火灼烤,使琥珀生热附着于玉上呈琥珀色沁,由浅黄、红、褐、栗皮色至黑色,以充松香沁。
  姚氏琥珀烫:琥珀烫之名虽出自《阅微草堂笔记》,然可上接乾隆御制文《玉杯记》。文中记载了玉工姚宗仁祖父授淳炼之法日:“而以琥珀滋涂而渍之,其于火也,勿烈勿熄,夜以继日,必经年而后业成。”所谓琥珀滋涂而渍之,可能是琥珀粉加上其他对黏着、呈色、显光起作用的物质,按比例调和而成。用火要掌握火候,不用烈火而用文火,也不能中途突然熄灭,要日夜不停地燃烤、煨烤,使伪古玉呈现琥珀色。弘历《玉杯记》的记述确较《阅微草堂笔记》描述的琥珀烫具体细致,从其原料、工艺两点则与纪昀所记琥珀烫是一致的,故可确认乾隆初年姚氏染玉法也就是琥珀烫。若按姚氏祖父推算大致可达康熙中期(1693年之前),估计姚氏琥珀烫并非姚家所独创,而是苏州伪古玉业的经验积淀、集体创造并盛行于苏州的烧烤琥珀沁之秘方,是继宋鸡血沁之后的重要染玉工艺。查看清官遗玉之后,不难发现不少琥珀烫伪古玉。
  徐寿基所记琥珀烫:出自《玉谱类编·玩古·辨玉之伪》,如:“有名琥珀烫则用车轮旋转之法,使玉与琥珀相揉擦如火热,琥珀之液自流人玉理。”此法是用玉与琥珀旋转揉擦,琥珀熔为液体而人浸玉肌,与姚氏琥珀烫根本不同,在工艺上不用火攻,故徐氏之法可称为软工。
  系指作伪古铁锈的土方。
  锈工:徐寿基《玉谱类编》所记,用乌梅水与硝磺、铁屑和玉同煮,更兼久浸则成烂斑,宛如水锈,作虫蛀孔,颜色并能深透。盘醒后其色深黄,历久不褪,类似铁锈状。
  叩锈:此名首见于刘心瑶《玉纪补》,即乾隆时无锡县有名阿叩者所制之伪铁锈纹玉,此法可能来自徐寿基《玉谱类编》的锈工。所制方法是:“以毛坯玉用铁屑拌之、热醋淬之,置湿地十余日,再埋通衢数月,然后取出,则玉为铁屑所蚀,遍体橘皮纹。纹中铁锈作深红色(煮之则色变黑),且有土斑,灰不易褪,宛若古玉。”如何辨其伪者?“凡伪古玉无土斑而有红色者,其色必浮,盖自外人故也,有土斑而灰之不变及红色盘之易褪者皆赝鼎也,以此辨之。”
  阿叩伪造法:出自刘大同《古玉辨》,因其所记与叩锈大同小异,故省略不赘。
  将新作伪古置于猫、狗、羊等动物体内,借助其尸腐过程形成的血污及地下温湿和金属元素等条件或依其肌体内的循环代谢功能作用,于其玉表着色的土方。
  猫狗葬:吕美璨《玉纪补》提出:“金陵、苏州玉贾专做此物。据云,用夹石之玉先染以色,次放于油内炸透(即“油炸鬼”),再将猫犬杀毙,剖开肚腹,趁热将玉藏于内,埋在土中数年,然后取出,血荫成团成块,亦有水银光亮隐在玉内,不似真旧之变化百出,一望而知其伪也。”
  “猫狗葬”实为伪尸沁之作,分两个过程进行:其一,先将新玉做成“油炸鬼”;其二,置于猫狗腹内埋入地下若干年,取出即成。
  伪造土花血斑者:刘大同于《古玉辨》中提出,亦与“猫狗葬”相似,三五年后取出,自有土花血斑,似土古,故名。真者无之。”
  伪造受地火者:刘大同《古玉辨》提出,即伪造“鸡骨白”、“象牙白”玉,与刘心瑶《玉纪补》“伪石灰古”同。清人认为墓穴可分为有水、有火及无水火等三种不同情况。“墓穴中有地火者名日‘火坑’,火坑之玉多裂纹,形同石灰。”如果用今天的科学知识来解释火坑,即土中含有氟和硫酸化合物,形成氟化水素(氢)物质,对玉器有不同程度的侵蚀作用。余杭反山、瑶山两良渚文化墓葬出土的玉器,均变为象牙白或鸡骨白,疑即清人所言之火坑也。《古玉辨》云:“世之造鸡骨白、象牙白者,以炭火煨之,趁灰未冷时用水泼于其上,取出,宛如古玉之受地火矣。”如何辨其为伪?有两个要点:其一,“但体有火劫纹而不能去,真者无之。盖一出自然,一出强造,最易辨也。”其二,“伪造之器,全身已经火烧,玻璃光不能露出,昏顽不灵,直同朽烂之石,玉性去矣,此更易辨者也。”而反山、瑶山良渚文化墓葬所出象牙白玉,确有温润的玻璃光可辨。概括而言,伪造鸡骨白和象牙白玉,有火劫痕而丧失玻璃光。
  煨工:徐寿基《玉谱类编·辨玉之伪》首先提出:“煨工与鸡骨白相似,第地火之玉无裂纹,入火则有之,此易辨也。”盖指玉将用文火烧烤新伪古呈鸡骨白,其表面有疏密不等的裂纹,称之为“煨工”。日,则玉松处为乌梅水搜空宛若水激痕,然后以提油法上色,似水坑古,然真者痕自然,不能造作也。
  油炸侩
  见刘大同《古玉辨》,即用热油炸新玉,玉皮多呈裂纹,似牛毛,又似水纹,但玉受损变酥,不能久存,外露浮光,“愈盘愈暗,久即成蜡,肉色精光已去,有形无神,故名之为油炸侩”。亦称油炸鬼。
  上述十二种伪沁古法,往往一法多效,几种方法结合起来使用。此可以证明。”看来识破造伪关键还在于“细审”。
  人工伤残根据其伤况轻重、伤面宽窄等状况,可将其分为微伤、轻伤、重伤以及遍体鳞伤等四种情况。这四种伤况并非都是合情合理的设计,在很多情况下随做伪古玉匠人的认识,有很大的随意性,几无规律可循,这需要收藏家注意仔细观察。
  为了使伪古玉更为逼真,伪为者还故意加入人工致残之做法。比如弘历的《玉杯记》文中所记载:为了使颜色能够浸入,故在表面用金刚石钻出如钟乳那样密集的孔坑,或密施如蜂虿之刺那样细小的点痕,再涂敷琥珀,经火烤便可浸入玉内。而《玉纪正误》中提到的是为了追求玉器在地下受氟化氢侵蚀的假象,故意做出各种各样的伤痕,然后涂色或涂黄土、泥土、腻子等,以冒古玉而欺买主。而前面提及的伪牛毛纹做法,也是一种人工伤残的做法。
  刘大同《古玉辨》中还提出“改造之古玉”,即以旧残之玉,改制零星小件,或以古玉材料制成新器,冒充旧玉。书中记载:将无孔之礼器、玉翁仲、玉蝉等物,钻眼作佩玉。上述做法虽与人工伪伤不同,但亦属造伪之列。如何识别其伪?《古玉辨》云:“另行改造,如一动刀,则庐山之真面失矣。诚以古玉之土斑色沁出于自然,即刀法亦多古意,如改造之,必露贼光,刀痕亦新,此易辨者也。”关于“钻眼之古玉”,刘氏云:“余存玉蝉三枚,一无眼,二皆有眼,细审之,皆后钻之眼,即此可以证明。”看来识破造伪关键还在于“细审”。
  伪水坑古
  以梅水所蚀之水坑古。
  梅玉:刘心瑶《玉纪补》指出玉以质松之玉制为古器,用乌梅水煮之竞
  刘大同《古玉辨》称,以梅玉伪造水坑古,其工艺过程与上述梅玉大同小异,不再详引。
  即指玉肌表面出现的细如牛毛状的裂隙,将热玉置于风寒中冻裂而成,往往烤黄色沁。
  风玉:首见于刘心瑶《玉纪补》:“制器以浓灰水稍加乌梅煮之竞日,乘热取出,置风雪中一夜,则玉纹冻裂。玉质坚者其纹细如发丝,再以提油法上色,似伪牛毛纹。实为带有红色或黄色的牛毛纹。此土方仅适于寒冬季里应用。”
  伪造牛毛纹:见于刘大同《古玉辨》,其做法与上述“风玉”相同,改换名称而已。刘氏补充一点,即:夏季伪造牛毛纹时可置放冰箱中,使之冻裂。
  古玩家称出土的文物为生坑,经过加工处理的出土文物为熟坑。中国收藏家多偏爱熟坑或传世古玉。刘大同曾说:“西人购古玉重生坑不重熟坑。”玉肆为了欺骗外国购玉者,便造伪生坑,它的出现较晚,可能始于清末,盛于民国初期。
  羌水伪造生坑古:据刘大同云,玉肆用羌(镪)水伪造生坑古,其玉质上的玻璃光难以保留下来,易露马脚,被西人识破,故在局部使用石膏涂抹,再洒羌水于它处,其伪器“露出蚀痕,而玻璃光亦不
  羊玉:见于刘心王缶《玉纪补》。以美玉做小器,割生羊腿皮纳入其中,以线缝固,数年取出,则玉上自有血纹,似伪传世古。如何辨其伪?刘心瑶说:“然终不如真者之温静。”
  伪造传世古:刘大同《古玉辨》所记,类似“羊玉”,取出后玉带红绿,宛如旧物。
  以人工方法使玉变为鸡骨白色或象牙白色。
  伪石灰古:刘心瑶《玉纪补》载:以玉件用火烧之,则“其灰色如鸡骨”。如何辨证其伪?“伪石灰古其玉上必有火劫纹,能褪去,故西人不能辨也。”
  人工伤残根据其伤况轻重、伤面宽窄等状况,可将其分为微伤、轻伤、重伤以及遍体鳞伤等四种情况。这四种伤况并非都是合情合理的设计,在很多情况下随做伪古玉匠人的认识,有很大的随意性,几无规律可循,这需要收藏家注意仔细观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标准版|地图|四川省大图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 ( 蜀ICP备14005276号 cseInfo

GMT+8, 2019-11-23 01:23

Copyright © 2014 大图水晶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